首页

 

致词

 

介绍

章程

成员

 

 

 

 

 

 
 
 
 
 
 
 
 
 
 
 
 

短评专栏

 
 
 
                   

马克龙批“社会对立” 为改革辩护
发布时间: 2017-10-17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原野编译


【欧洲时报原野编译】10月15日晚20时,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爱丽舍宫接受法国电视一台(TF1)及旗下连续新闻台(LCI)直播专访。安妮-克莱尔•库德雷(Anne-Claire Coudray)、基尔•布洛(Gilles Bouleau)和大卫•普加达斯(David Pujadas)三位记者对马克龙总统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面对面专访。马克龙在访谈中回答了关于经济、改革及安全等方面的问题。

马克龙首先开门见山地表示,不愿做“多话”总统,虽然上任后未接受电视专访,但自己在各种场合的演讲,以及出席各种活动都是一种自我表达。不每天以这种方式讲话(直播专访)不代表永远不发言。

当被问到在讲话中使用“厚颜无耻者”和“懒人”等词汇是否恰当时,马克龙表示,这并不是在划分法国人。他表示,作为法国总统,就是要坚定地为每个法国人都能拥有体面和自由的生活而努力奋斗。并称自己只是就事论事,有什么就说什么。至于“bordel”一词,总统承认该词确实属于俗语,但强调自己绝对没有侮辱人的意思。另外,马克龙还反驳说,自己从未把一个生活贫苦的人当作一无是处的人。“如果我只尊重那些成功人士,我现在就不会坐在这个位置上。如果要这样断章取义的话,那岂不是随你们怎么说都行了。”

在谈到GMS汽车零件工厂举行反对裁员的集会中的暴力行为时,马克龙说,“我们竭尽全力最大限度保住尽可能多的工作岗位,给在等待中煎熬的员工们一个切实交代。我们还将继续努力,帮助所有正在找新工作的失业人员。但一些人用暴力的行为想方设法阻碍工厂生产的正常运作,只是为了获得更多的解雇补助而不是把精力放在找新工作上,这是我不能接受的”。

马克龙自称“无所谓”各种评论和批评,并调侃说“如果我每天只顾着关注舆论,那我就没时间工作了。我的任务是让法国不断进步,但我不希望任何法国公民因此误解我不尊重他”。

在谈到劳动法改革政令时,总统疾呼,劳动法改革并不是一个损害权益的“超自由化”改革。并表示改革成果如何,一年半、两年后便可见分晓。他指出,单纯通过一个指数判定总统推行措施的好坏是不公正的。他表示,这次劳动法改革旨在扶持微型企业(TPE)和中小企业(PME),是首次真正变革。

在谈到教育问题时,马克龙重申,将停止大学通过入学抽签的方式筛选生源。总统指出,应当从初四(初中最后一年)和高中起,给予年轻人就业指导。“我希望大家不要再把学徒制当作禁忌。学徒制对就业的帮助是实实在在的,却一直被认为是差等生的出路。”并承诺国家将减轻雇主(雇佣学徒)的成本。

马克龙还表示,将给予失业人员更多的培训,国家将投入150亿欧元用于培训最年轻以及文凭最低的群体。

在被问到关于向辞职员工发放补偿金的问题时,总统表示,发放补偿金的前提是必须确定辞职员工在积极找工作,且没有多次拒绝工作建议。

马克龙还提出将考虑恢复企业员工分红制度。

“富人的总统”

至于“富人的总统”这一标签,马克龙表示,不喜欢这种社会对立的概念,并称这是一种“可悲的偏见”。“这种法式嫉妒想要对成功人士收税。这很虚伪。巨富税的结果怎样?我们失去了很多人才。

我希望先富起来的成功人士能带动帮助其他人。但我不喜欢厚颜无耻的人,他们必须在社会中承担起责任。”

由于普遍化社会捐金提高,导致退休者十分不满。对此,马克龙称,“80%的退休者购买力将提高,剩下的20%只会损失1%。”

另外,针对公共场所性骚扰问题,马克龙称将设立日常安全警察,简化性侵被害人的报案程序,并承诺,惩治街头骚扰将是“片警”的工作要务之一。

当被问到是否赞成对独身女性和同性伴侣开放人工受孕的问题时,马克龙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表示自己重视家庭的真正意义,所以反对代孕,并希望人工受孕不会被代孕利用。

在谈到人人关心的国土安全的问题时,马克龙表示法国已经采取了很严密的措施,但零风险是不存在的,疯子、神经病、恐怖分子无法杜绝。他表示,希望驱逐所有犯轻罪的非法移民,并透露,明年初将出台新法律,缩紧庇护和移民政策。

在谈到美国时,马克龙称,美国是法国的盟友,两国联手共同反恐,但也承认和特朗普领导的美国在气候及伊朗问题上有分歧。

访谈的最后,马克龙在总结上任五个月政绩时表现得颇为自信。他说:“一开始你们说:‘他没有党派不会被选上’,但我当选了;‘他说的话国际社会不会听’,我们交流了;‘他无法获得多数派支持’,我们(在议会)拥有绝对优势、更平等、更年轻;‘他推动不了改革’,也做成了。反对、批评的声音总会有的,但我会在欧洲和国际上继续坚定地保持我自己的节奏。我坐在这个位置上,不是要管理也不是要改革,我要的是变革。如果我现在每天关注民意支持率,我肯定只能会让法国失败,这一点毫无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