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致词

 

介绍

章程

成员

 

 

 

 

 

 
 
 
 
 
 
 
 
 
 
 
 

短评专栏

 
 
 
             

转型期的阵痛:中欧经贸合作还要闯多少关?
发布时间: 2016-11-25 来源:欧洲时报网


【欧洲时报网】23日上午,第七届中欧论坛汉堡峰会正式开幕。在为期两天的本届峰会上,与会者将重点聚焦“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中国制造2025、中欧投资合作、创新与绿色经济等议题。

中欧论坛汉堡峰会创立于2004年,每两年举办一届,是中欧之间经济合作的重要对话平台。如今,中欧关系正面临严重考验,本次峰会的召开也再次为中欧经贸关系发展指点迷津,正如汉堡商会主席弗里茨·霍斯特·莫尔斯海默在开幕词中所强调那样:“中国需要面对经济转型升级带来的压力,欧盟内部多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弱势及英国脱欧,均给欧中双边关系的发展带来诸多不确定性……”

欧洲能够抓住中国经济转型带来的机遇吗?

相比于以往担忧中国经济甚至是唱衰中国经济的悲观论调,如今的欧洲已经清晰地认识到中国经济转型将为世界经济带来的巨大机遇。

莫尔斯海默认为:“中国必须处理好经济转型过程中的问题,促进其健康可持续发展”。“同时必须改变许多欧洲国家经济发展疲软的趋势”他说。

如今,中国经济正在经历转型的阵痛,但阵痛的同时也在孕育新的希望。据上海《第一财经日报》报道,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型,中国居民的消费需求将进一步得到释放,中国将通过扩大进口带动世界其他国家出口和经济的增长;新型经济增长模式下中国产业的发展路径是不断增加高端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在产业结构中的比重;新型城镇化进程将极大促进中国服务业和关联产业发展,为外国资本创造新的投资机遇……可以说是挑战与机遇并存。

部分西方媒体担心中国经济减速之际,众多跨国公司却正抓住中国经济的新机遇。据新华社报道,路透社年初曾对34家大型外资企业在中国的业绩进行了分析,发现8家工业企业中有6家销售额下滑,然而在18家消费品企业中,有13家去年全年或至少在去年第四季度销售增长。

“赢家将是用对了策略、又能跟得上变化的人,”波士顿咨询消费研究主管郭又绮如此总结。

德国工业联合会秘书长马库斯·克贝尔也曾表示看好中国经济转型为德国带来的机遇,并且认为德中两国将来在环保节能型工业生产、自动化及数字化经济方面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中企来欧投资 现实问题能否克服?

在此次的中欧论坛汉堡峰会上,德国前总理格哈特·施罗德作为汉堡峰会荣誉主席,在峰会开幕式发表了主旨演讲。

施罗德在讲话中以一句“德国不应对中国投资采取防御态度”,来回应当下德国政府对中国对德投资的限制态度。他寄语,中国和德国肩负责任,来应对当前全球面临的政治经济挑战。两国的回应将决定全球化未来的发展方向,汉堡峰会作为一个开放的对话平台,为中德两国加强彼此了解互信,拓展卓有成效的伙伴关系提供了绝佳的机会。

确实,在中欧高层互动频繁、卖力互推的背景下,有一个问题被凸显出来:虽然大背景向好,但民间的实际往来依然遇到很多现实问题。

近日最突出的案例要数中企收购德国爱思强(Aixtron)计划。爱思强于10月24日宣布,德国经济部撤回了9月初作出的对中国福建宏芯基金(Fujian Grand Chip Investment)收购爱思强无异议的决定,并将对该收购案重新进行审核。不仅如此,德国经济部还同时拒绝了中企提出的就收购照明设备巨头欧司朗出具无异议证明的申请。此前,中国家电制造商美的集团收购德国工业机器人巨头库卡也曾一度受阻。

对于德国政府的做法,德国商界显然并不满意,发出明确警告称中国的发展不是威胁而是机遇,不要在德国提高针对中国人进行企业收购的门槛。

欧洲高层的热情,无论是中国企业、中国资本,还是中国民众,都已有了深刻的印象。但当中国的投资热情和消费热情真正与欧洲这篇土地进行接触时,如何能让这项往来进行得更顺畅,才是欧洲对中国真正的吸引力所在。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欧盟能否适应全球化的转型期?

第七届中欧论坛汉堡峰会期间,欧洲多位政界、商界接受采访时表示乐见欧盟与中国经贸投资关系健康发展,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如欧洲中小企业联合会副主席、欧洲工商业联合会成员瓦西利斯·科尔基迪斯。

据中新社报道,科尔基迪斯表示:“我绝对支持如期履约。事实上,我两周内就要去布鲁塞尔跟欧盟层面的人士讨论这一问题。”科尔基迪斯说,从哥伦布发现美洲的时代开始,欧洲就是建立在自由贸易的开放精神基础上的。在这个意义上,他坦言,“说不能履约的人未免像在自我否定。”

他指出,反对履约的那些人也许没有意识到,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来欧洲投资,“这实际上是把中国对欧洲贸易顺差所得又投回欧洲,帮助我们改善经济了——因此这种关系是平衡的。”

对于是否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欧盟内部十分纠结,可以说是“争吵不断”,全球化进程带来的财富分配不均造成了如今“一言不合”的局面。如今“逆全球化”的声音甚嚣尘上,而欧盟对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犹豫不决也体现了一种反全球化的态度。

但是“全球化已死”本就是个伪命题,全球化不但要发展,而且将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以欧盟为例,获益者或利益受损者之间能否达成某种平衡?或者是先图发展后谋平衡?否则“道不同不相为谋”,屡次遭遇“一言不合”的欧洲,在新一阶段的全球化中必须重新定位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