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致词

 

介绍

章程

成员

 

 

 

 

 

 
 
 
 
 
 
 
 
 
 
 
 

短评专栏

 
 
 
          

 

质疑引用数据可靠性 法国媒体给总理“挑刺”
发布时间: 2017-10-02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海喵编译


【欧洲时报海喵编译报道】周四(28日)晚,法国总理菲利普与梅朗雄参加法国电视二台的知名《政治节目》(l’Emission politique)。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法国媒体对总理的发言进行了逐条批驳,并质疑总理引用数据的可靠性以及前后不一的言论。

下面我们来看看法国部分媒体是如何给总理“挑刺”的:

雇员获“第13个月薪水”言过其实?

菲利普希望强调政府对提高法国人购买力的承诺,如80%家庭免缴住房税、“就业活动补助金”(PRIME D'ACTIVITE)等。节目组播放了公务行动和公共账务部长达马南(Gérald Darmanin)之前的言论: “总而言之,我们将通过采取的经济措施,为法国人提供第十三个月的薪水”。当被问及这个声明时,总理显得稍微谨慎:“是的,一些法国人、数量相当多的法国人将获得第13个月薪水。”

但这个说法被指模糊且夸张。有报道批评总理对“购买力提升人群”的数量避而不谈。那么正如《世界报》最近所报道的,“第13个月薪水”实际上只会惠及少数雇员。《世界报》计算道,薪水仅达到最低工资水平(smic)的单身人士可以获得第13个月薪水;而每月工资达1770欧元的单身雇员只能获得三分之二的“第13个月薪水”;月薪为2600欧元的雇员则获得五分之一的“第13个月薪水”。不过,“涨薪”的前提是不考虑税务的增高(烟草、环境税等)。

“减房补”决定与新政府没啥关系?

对于减少5欧元房补的决定,总统曾在不同采访中多次表示,新政府只是这一决定的执行者而非决策者:“我于2017年5月才开始担任总理。我只负责执行由他人投票决定的预算方案”。

不过,总理所指的2017年财政法案中,并没有提及减少住房补贴的内容。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审计法院的说法,2017年财政法案为房补支出设定的预算确实不足。根据6月底的一次估算,其“赤字”甚至达到1亿欧元。

总而言之,2017年预算案对房补支出的确是严重低估了,但是选择以减去五欧元房补的方式来弥补这一差距的决定,的确是由上台的新政府决定的。

公务员2018年的购买力会神秘增长?

总统马克龙在许多演讲中确认,与领薪雇员一样,公务员的购买力也会增加。

菲利普在节目中同样明确表示:“公务员购买力不会下降。而在2018年,他们的购买力还会有所增加。” 不过事实上,政府增强购买力措施涉及的更多是雇员、残疾人、家庭、个体户和退休人员。

总理在政府补助合同问题上不诚实?

减少政府补助合同(Contrat aidé)已成为政府的热点问题之一:2018年,政府将只支持20万个补助合同(2017年为32万)。总理在节目上为这一决定的有效性作出了解释:“如果我们回顾下补助合同的总体情况,就可以看出,补助合同在提升就业率方面的表现相当弱”、“四分之三的受益者在合同结束6个月后找不到工作”。

不过,法国左派《解放报》持反对意见,认为总理事实上多次公开扭曲了数据,来为政府辩护。例如,法国新闻广播电台(France Info)的报道指出,在法国劳工部研究统计局(DARES)2017年3月公布的相关报告中,在非商业领域,41%的政府补助合同受益者找到了工作、另有4%在实习或接受培训(非商业领域的受益者失业率为51%,而不是总理宣称的74%),且其中26%的人找到了长期工作;在商业部门,67%的政府补助合同受益者在此合同结束后的六个月内找到了工作。其中,57%受益者所找到的工作是长期的(总理未提及)。

敏感的巨富税改革

法国的巨富税(ISF)改革一向是个敏感问题:政府将巨富税(ISF)改为不动产巨富税(IFI)措施,同时指明不动产巨富税只针对不动产资产,而职业不动产不在此列,这正是雇主所希望的。

此举旨在奖励风险,而动产和投资(如持有的股票、债券、人寿保险、游艇、珠宝、企业等)将躲过一劫。

总理特别解释说,“自2002年以来,估计有10000名法国纳税人因巨富税离开法国。”总理这番话同样被媒体指责“略为夸张”,不过媒体的论据并不足够充分:2014年,公共财政总局(DGFIP)调查了在2002至2012年间因巨富税离开法国的7542位纳税人,媒体认为在缺乏一一查证的前提下,无法确认这七千余人皆是因税务原因离开法国。此报告还显示,2006年至2012年期间,共有1468户符合缴纳巨富税标准的家庭再次回到法国。

到底建不建?法国网友关注南特机场问题

Google搜索结果显示,法国网友极为关注的一个问题是,到底建不建南特朗德机场(Notre-Dame-des-Landes)?总理则给了一个“掺水”的回应:“我并不想先发制人地对这个问题进行表态”。

然而,去年10月8日,身为右派共和党议员的菲利普曾公开宣布:“我希望我们可以在2017年5月或6月之前开始机场施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已经连续五年停滞不前......朗德圣母机场案例的可怕之处在于,它体现了我们民主制共和国决策机制的解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