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致词

 

介绍

章程

成员

 

 

 

 

 

 
 
 
 
 
 
 
 
 
 
 
 

短评专栏

 
 
 
                   

法国经济,改革力度能跟上吗
2016年12月22日 来源:人民日报 李永群


  核心阅读
  圣诞节临近,巴黎塞纳河左岸的乐蓬马歇百货商店节日气氛浓烈,顾客盈门,这是一家以中产阶层为主要客户的商店。然而仔细观察不难发现,礼品包装柜台前排队的人屈指可数,人们逛的多买的少。光鲜亮丽的表面繁荣难以掩盖经济乏力的窘迫。


  面对经济复苏的疲态,如何振兴经济成为明年总统大选的首要议题。选举结果将对经济政策和改革方向产生关键影响。


  投资增长、失业率下降,复苏态势需巩固


  经济增长举步维艰,家庭消费难以提振。经合组织公布的最新预测显示,法国2016年的经济增长率约为1.2%,低于法国政府的预期目标1.5%。该组织还预测2017年、2018年法国经济增长率分别为1.3%、1.6%。


  经合组织认为,法国投资止跌回升,尤其是公共投资实现增长。得益于雇佣成本下降以及失业者培训水平的加强,失业率开始降低,预计从2015年的10.4%降为2016年的9.9%,而2017年约为9.7%。


  同时,经合组织称法国公共支出过重,约占GDP的57%,列经合组织成员国第二,仅次于芬兰。不降低公共支出就无法减少企业税负与社会分摊金。


  式微的复苏需要进一步巩固与增强,否则很可能重回衰退。由于2017年法国大选临近,各主要候选人的竞选纲领分歧较大,经合组织认为未来几月法国经济充满不确定性。


  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的预测与经合组织基本一致,认为2016年法国经济增长率不会超过1.3%。


  外部利好趋弱,老问题制约复苏活力


  如果评选2016年法国关键词,那么“新劳动法”肯定入选。新劳动法改革牵动法国政府、企业与家庭的神经,围绕这一改革的各种争论、游行抗议始终占据今年大小媒体的头条。7月21日,法国政府未经议会表决强行通过新劳动法,劳动法改革的初衷是提高企业灵活性与竞争力、促进经济增长、改善就业状况。


  法国经济观察与经济发展及企业发展研究中心近日发表报告称,主要得益于欧元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支持、国际油价走低和欧元贬值等利好因素的推动,直到2016年初法国经济延续2015年的回暖势头。但企业缺乏竞争力、税制不稳定等结构性问题阻碍了法国将上述外部动力转化为可持续复苏。


  该中心认为,随着外部利好因素的消失,由于法国经济内在活力不足,2017年法国经济年平均增长率约为1.1%。而2017年世界经济增长率约为3%,经济活力将主要在新兴市场经济体和美国。


  在该中心看来,制约法国经济复苏的因素主要如下:


  一是企业竞争力不强。自2000年初以来法国在欧元区市场份额持续下降,与竞争对手相比,法国企业成本开始减少,但仍显不够。


  二是“财政休克”增加企业负担。2011年至2013年间各种强制征税累计高达744亿欧元,这一“财政休克”大大加重了企业与家庭的负担。企业按《责任公约》享受的“企业竞争力与就业可抵扣税额减税”税率将从6%提高到7%,旨在大力减轻企业负担,但未能完全取消。


  三是现行税制不利于投资。重税不仅加重企业负担,其征税方式也对企业带来严重后果。从结构上看,法国税收制度不仅对企业的经营账户横征暴敛,而且还对资本征收高税,这是不正常的。这种税制的长期不稳定扰乱了储蓄和投资决策,对长期项目造成负面影响。


  只有加快改革,才能摆脱“危险漩涡”


  奥朗德总统5年任期即将结束,由于支持率太低,奥朗德宣布不再谋求连任,这也说明了其领导的社会党政府经济政策的失败。


  11月27日,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中右翼阵营初选结果出炉,前总理菲永以66.5%的得票率击败对手前总理朱佩,将代表以共和党为主的中右翼阵营与其他候选人角逐总统之位。


  在法国右派共和党内有两派不同意见,一方主张像英国撒切尔夫人那样强力推行自由资本主义,另一方主张像法国前总统希拉克那样推行温和的法式资本主义。若从竞选纲领的经济政策来看,菲永属于前者,朱佩可被视为后者。菲永宣称法国已经破产,必须实行彻底改革;主张“国退民进”,以全面提升法国竞争力:节约公共支出1100亿欧元,延迟退休到65岁,裁减50万公务员,终结35小时工作制,解放劳动市场,统一退休体制,推行供给侧改革,为企业减税,允许企业在用人方面获得更大自主权。菲永称,法国面临的紧迫任务是尽快摆脱增长停滞、债台高筑和竞争力下降的“危险漩涡”。由此看来,法国政局走向将关系到经济改革能否得以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