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致词

 

介绍

章程

成员

 

 

 

 

 

 
 
 
 
 
 
 
 
 
 
 
 

新闻

 
 
 
                

 

法国亚眠惠而浦工人罢工引关注 不对“老乡”马克龙抱幻想
发布时间: 2017-04-27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李婧詝 编译


【欧洲时报李婧詝编译】总统大选进入第二轮之际,两位对决的候选人勒庞和马克龙全力以赴拉选票。根据舆情分析,被视为极右派的勒庞在工人、农民中有较大的影响力,而自称不左不右中间派的马克龙在城市和中产以上的阶层中有一定的号召力。在这一背景下,发生在马克龙家乡亚眠的工人示威运动就更受舆论关注。

24日,北部索姆省(Somme)亚眠市惠而浦(Whirlpool)工厂的工人开始罢工。三个月前,公司高层宣布将于2018年6月迁址波兰,那里的成本较低。亚眠的286名员工全部遣散。据《巴黎人报》称,出生在亚眠的马克龙将在周三(26日)造访该厂。

不可能比现在更糟糕

惠而浦售后服务部雇员Hervé说,今年3月,工人们专程跑到巴黎示威,总理卡泽纳夫接见了工会代表,但没给出任何承诺。“我们想知道公司、政府要怎么安置我们,让我们失去工作的条件是什么”,Hervé说。

23日总统大选一轮投票,极右派党魁勒庞在索姆省得到30.37%的选票,远高于马克龙的21.75%。Hervé 说:“太好了!我本人就是投的勒庞。现在的政治、经济体制已经走到头了。”Hervé相信,如果勒庞上台,她会把惠而浦留在亚眠。“至少应该试试看,已经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情况了”,他总结道。

工人们对未来的绝望显而易见,示威的条幅上写着:“三个月以来只有废话!”另一边摆着一口棺材,上书:“惠而浦286名工人被杀死”。

记者试图采访,刚说了半句:“您怎么看总统大选……”,愤怒的工人立刻喊回来:“他们都是傻X!”“他们只知道自己往上爬!”

加入了法国总工会CGT的Antonio Abrunhosa已经把选民证烧了。对于亚眠工人热烈谈论,被认为可能会“改变法国”的极右派勒庞,Abrunhosa觉得没什么不同:“她也有贪腐问题,被司法调查……他们也是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不会给这些人投票。就是这些政客把我们害惨了!”

不再幻想“老乡”关照

工会并没有为勒庞的胜利感到兴奋,至于他们的老乡马克龙进入决选,大部分人也觉得无所谓。劳工民主联合会(CFDT)惠而浦的工会代表Frédéric Chantrelle对这位“老乡”的漠视感到遗憾:“他至少应该对我们说,他站在我们一边,理解我们的愤怒。”

据Chantrelle得到的消息,马克龙会在二轮投票前来看望工人们,“他说这周会来。我们当然会接待他,但怎么接待呢?我也不知道”,Chantrelle继续说:“人们会不会觉得,这里已经混乱、绝望了三个月了,马克龙在大选冲刺、需要选票时才过来看我们?”Chantrelle说,他谁的票都不会投:“我烦透了现在的政治体制,它已经腐烂了,腐蚀了我们的生活。我们这些工人每个月还挣不到1500欧元。”

停车场上另一位示威者这样评价二轮投票:“马克龙、勒庞,不管是谁入主爱丽舍宫都不会改变我们的命运”,他已经绝望了。

惠而浦给股东提高分红

这边厢,286个普通工人即将失去饭碗;那边厢,惠而浦董事会通过了给股东增加分红的决议。“黑夜站立”运动发起人、纪录片《感谢老板》导演Fran.ois Ruffin谴责这一“无情”决定。据《20分钟报》称,Ruffin也将参加Somme省的立法选举。

惠而浦集团董事长Jeff M. Fettig17日宣布,6月份季度分红上涨10%,就是每股红利从1美元涨到了1.1美元。他还不无得意地说:“提高股息代表了我们致力于增加股东回报率的诚意,以及对公司稳定发展的信心。”Ruffin在网上回应说:“数百个法国家庭知道他们为何牺牲了—为了这些股东的红利”。

“你的沉默就是一种选择”

4月6日,在法国2台组织的政治节目中,Ruffin现身与马克龙对话,他们二人也曾经是高中校友。对于马克龙对亚眠工人不表态、不会见的做法,Ruffin深感愤怒:“我们现在就有一个例子证明什么是欧盟,法国的工人和波兰的工人成了竞争对手……你的沉默、你的缺席是‘同谋’行为。在我看来,你已经选择了你的阵营。”

马克龙回应说就此事采取政治行动纯粹是煽动,“我的沉默不是冷漠,而是拒绝被形势操纵……我去能干什么?坐着卡车去喊‘跟着我干就不会关门’?”十几天后马克龙改变了主意,向媒体宣布将于两轮选举中间造访亚眠。

这是亚眠惠而浦工厂第四次大型裁员,前三次分别在2002、2005和2008年,工厂最兴旺的时候有1300名工人。想到未来,这些工人们感到绝望,他们平均年龄是48岁,很多人已经在这里干了大半辈子。